宅男深夜app

2021年1月13日 at 上午10:41 by admin | Posted in 未分类

 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已经到了珊珊参加第三次比赛了,我和光北还如往日一样守在电视机的面前,不想错过任何一个比赛的细节。

   诺时这个小丫头每每这时,都会同我们一起,抱着一包薯片窝在光北的怀里,看着电视上身穿晚礼服的珊珊一步一步往冠军的位置上更近一步。

   “妈妈,珊珊姐姐就是厉害!”抱着薯片的诺时睁这一双水汪汪的眼睛,笑的很开心。

   我淡淡的笑了笑,宠溺的摸了摸诺时的头,不语。

   心里却是觉得尤其的自豪。珊珊自从去美国之后,从来都没有让我.操心过,这一次,她也会凭着自己的努力登上她想要的那个舞台。

   我相信她!

   光北还是同往日那样,嘴巴上说不想看不想看,实际上行动比谁都快,比赛还没有开始就已经从公司赶回来守着了。

   就算是公司里的事情很多,加班不能早些回来,也会在公司里看,关于珊珊的一切,他都不曾落下。

   我经常笑他,笑他不懂表达。

   “光北,今天我去外面买菜的时候,一个老朋友还和我提到珊珊比赛的事情。珊珊真是的令我觉得很骄傲。”看着身旁已经半眯着眼睛很是疲惫的许光北,我淡淡的笑着,给他揉了揉肩膀。

   听我这么说,许光北抬头看了我一眼,眼眸中说不出的温柔,嘴巴上却还有些嘴硬:“有什么好的,以后谁来给我打理公司呢?”

   我无奈的笑了笑,不理会这个口是心非的父亲。

   清纯美女蕾丝小白裙透着阳光唯美照

   珊珊的表现很好,我一点都不担心她晋级的问题。

   光北提起珊珊的次数越来越多,词语是那么的不好,语气却是那么的温柔。

   诺时也越来越崇拜珊珊这个姐姐,每天不唱两个小时,就不肯休息。

   正当我以为这样的日子会持续到珊珊夺冠的时候……

   也不过是凌晨一点,许光北的手机就突然响了起来,本以为是公司的事情,他正不想理会,但还是我再三权衡之下,从口袋里拿出了电话。

   电话是珊珊打来的,不是公司。

   这让我的心一下子就提了起来。珊珊这孩子,是不会到这个时间点还无缘无故的打来电话的。

   二话不说就接了起来,电话那头的哭泣声,验证了我心里面的想法。

   紧紧的皱着眉头,连忙问到:“珊珊,你怎么了?哭什么呀?有什么事情和妈妈说。”

   珊珊平时也是一个很坚强的孩子,很少见她哭,她这样,倒让我有些慌了神。

   听我这么说,珊珊哭的断断续续的,很伤心的样子:“妈妈,我今天,差点被潜.规则了……”

   我一听,那还得了,赶紧把还睡得香的许光北拉了起来,开了免提。

   “珊珊,怎么回事,你和我们说清楚一些。”

   珊珊就说了她在今天第四场比赛结束了以后的事情。

   一个男导演过来找她,想让珊珊陪他一个晚上,就可以暗自给珊珊打点打点,帮她坐上冠军的位置。

   珊珊自然是不愿意的,直接拒绝了,那个男导演说她不领情,就走了。今天珊珊就接到通知,说她被主办方除名了。

   这事搁在谁的身上都是一件极其愤怒的事情。知道娱乐圈里有潜.规则,可是珊珊也才十八岁,这些人就想把魔手伸到了珊珊的头上,胆子未免也太大了的一些。

   许光北一听,当场就起的暴跳如雷,赶紧起床穿好衣服裤子,满脸愤怒的,就要出房门。

   我一见事情不妙,赶紧拉住许光北,劝他把事情听完。

   光北就是这样,在面对外物上很冷静,但一说到家事上就特别的在意,任何人都碰不得,这已经逼近了他的底线。

   许光北就算是再生气,也不得不按耐下来。

   我赶紧追问到:“珊珊,你人没事吧?”

   现在的社会复杂的很,我还真害怕珊珊出了什么事情,这个大女儿可是我的宝贝之一。

   电话那边的珊珊哭着摇了摇头:“妈妈,我没事儿,就是被主办方除名了,我以后就再也不能参加接下来的比赛了。”说着说着,珊珊就大哭了起来。

   这么多年了,我还没见珊珊哭的这么伤心过,暗骂那个吃人不吐骨头的主办方。

   但是所有的一切都无法弥补了。

   心里本来就冒火的许光北听见珊珊的哭声,脾气更加暴躁了一些,当即就用我的手机给助理打了一个电话,定了两张明天最早去珊珊那里的飞机票。

   我一边安慰着珊珊,一边安抚着许光北的情绪,以防出了什么不必要的差错。

   又陪了珊珊好一会儿,等她那边传来了轻微的打鼾声,我才放下心来,挂断了电话。

   许光北是一夜没睡,宅男深夜app连夜处理了一些第二天公司的事情,为的就是明天好去珊珊那里。

   我也不好阻拦,看着他那股拼劲,也就随他去了。

   偶尔遇上一些能帮的事情,我也帮帮。

   时间很快,也就处理了三四个文件的功夫,就到了六点。

   洗漱都没来得及,就换好衣服来到了机场,我们上飞机的时候,也就是诺时起床读书的时间。

   前来接机的珊珊一看到我和许光北就朝我们跑了过来,扑进怀里,哭的特别的伤心。

   看着自己面前这个亭亭玉立的女孩儿,想到她的遭遇,我的心里就说不出来的愤怒,很想狠狠的揍主办方一顿。

   许光北按耐下他的愤怒,细心的安稳了珊珊一阵,才把珊珊哄住,一同去了她的出租房。

   看着她那小小的却很干净的出租房,我说:“幸好你没有住在主办方安排的房子。”

   不为别的,就为昨个儿的事情,也能够看清楚主办方的嘴脸。

   和珊珊聊了一会儿具体的事宜之后,珊珊哭的更加伤心了,说自己后天还有比赛,如今连比赛都参加不了了。

   我和许光北越听越气,安排好了珊珊在出租房里休息之后,就马不停蹄的到了主办方的办公楼。

   准备好好的找这些人理论理论。

   “请问您找谁?”当我和许光北刚走进这栋外表看起来很华丽干净的办公楼的时候,一个身穿制服的前台小姐赶紧迎了上来。

   我和许光北正在气头上,也不想和这些人费过多的口舌,直接开门见山:“我们找主办方的贺导演。”

   前台小姐一听,脸上的笑容更加的灿烂了,更加的恭敬了:“请问你们有预约吗?”

   我和许光北也是突然造访,哪儿来的什么预约?

   但是这一行的潜.规则多的是,并不是所有的预约都要执行。

   许光北当即就说到:“有,你就给你们贺导演说许珊珊这个名字,就知道了。”

   许光北因为珊珊的事情,心情本来就不好,平时也是一个对待别人很冷漠的人,自然语气不会好到哪里去,带着一股威严。

   前台小姐一见许光北的态度,就更加的恭敬了:“请二位稍等,我马上给贺导演打个电话。”

   本以为这件事情就剩下接下来和那个什么贺导演评理了,结果……

   本来还微笑着的前台小姐电话打着打着变的特别的黑,还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和许光北。

   电话挂断之后,二话不说,就让两个保镖把我和许光北拖了出去,顺带还关上了公司的大门。

   我还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情况,气的直跳脚。

   许光北更气,自己的女儿出了这档子的事情,主办方不给一个交代也就算了,还这样对待我们。

   这样做明摆着就是不想理我们,让这件事情成为一个过往云烟。

   我和许光北怎么气的过,恨的牙痒痒,想要再次推开主办方公司的大门,但是两个保安又把我们拦了下来。

   “你们两个快走!这儿不是你们想撒野就撒野的地方!”领头的保安拿着一根电棒,语气很不好。

   他后面跟着的两个小喽啰也不是什么好人,看着我和许光北笑的特别的灿烂,就好像是在笑我们白痴一样。

   更加戏剧性的一幕很快就来了,正在我和许光北气急败坏的时候,一辆警车就来了,二话不说就把我和许光北扣押了,塞进了警车里,带回了警察局。

   我整个人都是蒙的,连事情怎么会发展成这样都不知道。

   后来到了警察局做笔录,那警察才说我们因扰乱治安被举报带了进来。

   许光北当时那个气的,拍了拍桌子,说他没有!

   好人还没申冤,恶人倒是先告状了。

   “不管怎么样,你们扰乱治安是真,让你们两个蹲三天,并处罚金一百,可没有下次了。”一边记者笔录,一边说这话,完全没把我和许光北放在眼里。

   许光北气的是不得了,当即就要给助理打电话让他拿钱过来赎我们。

   奈何这个警察好像有些特别的针对我们,不让许光北打电话,硬是把我和许光北塞进了牢里。

   就因为一个治安进了监狱,我还真有点想不通,况且,我和许光北还没有闹到妨碍治安的这个地步吧?

   警察厅

   有些事情,已经发生了,想什么也没用了。

   叹了一口气,我已经准备好在这个啥都没有的监狱里度过三天了。

   可是,事情往往都出乎人的意料之外。

   我和许光北还没有把监狱里的板凳给坐热,就被放了出来。